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 于 时 傅

浮花偌梦 细语斯愁

 
 
 

日志

 
 
关于我

好了,好了。其云未好。未好,未好。如是尚好。陋室空了,娇人去了,金银散了。好了?确是未好。到头一来须是痴中梦了,命却归了。了然未好,好焉未了。若是难好,好上加好。甚好!甚好!

猴子的悲剧  

2010-08-05 10:31:24|  分类: 琐笔斋趣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狥酒色而忘身,何不举头看落日。

                                                                                                恋功名而逐世,其如过眼即浮云。

 

有人说,抱怨世界不如改变自己。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要我们自身先做好文章,文章做得好,啥话不说,老师——这个光陆怪离的世界——自会给你个优等,搞好了抑或扣上个名垂千古的大美名。不好呢,言轻是另当别论的奚落、嘲讽和谩骂,搞砸了便是抹脖子杀头,被冠于遗臭万年的。什么事情都有他的两面性,改变不改变的人也各有各的想法,万不能画虎不成反类狗,结果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就算国骂也是无济于事的。更当然不能把心怀鬼胎的人也往这里面拽,那是不负责任的调侃和扯淡,试想这个社会也不会容忍他们此般的举动,而那句“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也正是警醒他们的佳句。

大抵对于以上的说辞,我的话有些夸大其词的水分存在,而仔细品咂过后却是说到了某些人的心坎里,其实打和骂都不是目的。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明眼人笑看世间方知其中之缘由吧!

平日里,在这繁复的社会中,不论干什么都会碰到些耍人的事。有欺负人的,有说人家坏话的,更甚者便是使坏往背后戳他人的脊梁骨,要说这也不算稀奇少有的了。心理承受好的,打个哈哈拿出海阔天空、淡泊明志的“法宝”,管你是什么天王老子,一笑了之。但偏偏一些心机颇深的人抓住了耍人的把柄后裹上层蜜汁,非绕着弯的把颠倒是非说成了理所当然,利用了别人不说,还要让这被耍的说他伟大,赞他英雄。可笑生可叹!言此及彼,也确是让我联想到了一件可叹生可悲的事情。

中国人都有个爱看热闹的习惯。说起看热闹的习惯来,从古至今沿袭了多少年我搞不清楚,而好的习惯渐渐淡忘了,坏的呢?也截然的成了----- 毛病。而更可憎的是在毛病的前面加上个特定形容词“习惯的”,那也算的上是被贻害无穷,毒害至深的腌臜坯了。毛病么,谁都有。就在前不久我也犯了瘾,做了一把彻头彻尾、实实在在的腌臜坯。那日,我踱着方步,跨到围着的人堆后面,看了一场地道的耍猴表演。说来奇怪记得还小的时候,时常能在不宽的马路上见到耍猴表演,留在斑驳记忆中的影像也是三两只被绳索束缚的顽猴,摆放在周边的几件取乐道具,再有位指挥它们表演的人物,便凑成了一台马路地边的好戏。那时带给自己的是欢愉与兴奋还有的就是久久不愿离去的心绪。许久未见的表演,如初般呈现在自己的眼前也格外有了种“似曾相识”的童稚感,可随着表演的进行也却是遗失了“燕归来”的意味。

常说,看事物会应着年纪的改变而各有不同。看了一半的猴表演后,也自是更深有体会了。猴子在一圈人群中奋力的表演着,随着一个接一个的演出,迎来的是四面围观者漠然的表情,和几个生冷的痴笑。当猴子为一个表演未果而被耍猴人的鞭子打的遍体鳞伤,“吱吱”求苦的时候,我不忍的毅然离去。在我看来,耍猴人的暴举和纣王的无道一样,都该吃两颗枪子,送他们命丧黄泉的。而人和猴子又早已脱离了上万年的血缘关系,与其既无同宗又无连理,我本无所谓去为此伸张正义来赢得嫣然一笑的。但换番思考,我却为猴子捏了把汗,也许他们到不是要为了那点嚼谷抑或这美肴存在这浇漓的世界上,更或者是苛求的为了得到周遭人的雀跃以及自己主顾的认可,然而“机关算尽”到头来博得的却是阵阵不协调的冷嘲热讽和几鞭毒打。设若冷嘲热讽的功用是他们厚脸皮后再沾沾自喜的专属,那么毒打到也不必心有余悸了,嘴上抹了蜜的主儿自会增加涉世未深的些许勇气,更何况施舍几口吃食方甘愿再为其表演的猴子乎!?往好了说,也无非是耍猴人手中的那根绳索在维系着与猴子的一段的“感情”纽带,可这纽带难道又只牵连着个“情”字这么简单否?可悲的是一些人的作为也仍如这被耍的猴子样窘境般的过活着,生来的睿智反倒由此失了求真理的果敢,这到是让我的后脊猛的感到了一丝凉意,是一丝为到底去拯救什么而空洞的无能为力的凉意。也许吧,像老舍先生在《猫城记》中讲的一样:“猫人是猫人,与我们不相干!”那么,被耍猴子噙着泪的眼光尽管在怎么怜悯与无奈,也自不用去搬挪给人来做畏惧的体悟罢了!

如果遐想出的只罢是美丽,我看也确是要靠会心人来揣摩的了。也许文人眼里看百态,多会是参透着喜忧参半,束之高阁的鞭策眼光,时常在事上抱打不平,亦时为人情高瞻远瞩,还有些反唇相讥的“侠客”之徒得了个愤青的洋名号。评说的客观当否,剥离的详略是非,也自是各位看官心态标榜的迥异之感罢了。画了圈,你跳不跳是你自己的事儿,又奈文人何干?文人自有文人趣,我不是他们,也不是非如那俞伯牙觅一知音,与其音弦相容便可以投其所好,更不是那娄师德为了取一鸿儒之名,被随意的往脸上吐口水都能避让三分的。我常警醒的提及自己一句话:“不要与不恭谦的愚人为伍!”就算自己实在不想去做“酱缸蛆”和“尿入骨髓”的庸才,也万万不要把面子被改动的七零八落了的同时,去做那被绳索禁锢了住的猴子吧!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