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 于 时 傅

浮花偌梦 细语斯愁

 
 
 

日志

 
 
关于我

好了,好了。其云未好。未好,未好。如是尚好。陋室空了,娇人去了,金银散了。好了?确是未好。到头一来须是痴中梦了,命却归了。了然未好,好焉未了。若是难好,好上加好。甚好!甚好!

网易考拉推荐

罪非罚  

2008-04-25 21:34:35|  分类: 琐笔斋趣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倘若一件瞥上去令你感触到迥异、做作、敷衍、乖张的非常乏味、非常细微的事情滋生出来,明晰、睿智的思想倏然被载引着牵掣到了心绪中早已禁锢着的一个装有愤恨、悔过、迷惘、懵懂等等的罪恶的盒子中,不自然的举止抑或盛怒的言行欲要冲破自己木讷的、桎梏的精神枷锁的时候,又是什么在不经意中撷取了你为人宽厚、言谈赤诚和做事果敢的由人性里面赐予的最本质、最初萌、最悾然的东西。在发生如上事情的片刻,屡见不鲜契合着司空见惯的思维模式就会彻底遮掩“正义”这个词语给予人类社会最醒世的提示。一切都在罪戾的掩护与控制下完成了自我心田、灵魂深处的改变,更是麻木人生状态、违背性格初衷的一种扭曲。失去的不只是事件上的原有意义,恰巧伫立在幼小罪恶里的我们才是这朽烂、枯槁欲要残蚀殆尽的。

       罪恶是什么?

       车尔尼雪夫斯基曾经在一本著论中这样指出过:“犯罪就是对社会体制不满的一项表现!”多么贸然,多么直率,有力的话语击穿了邪恶包容着的丑陋。截然,这里的犯罪在某种更深层的意义上去剖析的话会囊括更多的残酷的、未知的、惨烈的因素来支撑。他的形成袒示出了过于庞大的罪的体系,你可以凭藉杀人而判定他有罪,你可以为欺骗来定夺他有罪,你也可以依恃偷抢去审决他有罪……。尔后,是否有一些罪恶的角落因为蒙蔽、迷茫的萦绕拭去了他本来罪恶的意义呢?虚妄的思想、麻痹的品行以及那些随行就市、人云亦云的漠视之人,他们的脑海中到底充斥着怎样的精神罪恶。可以想象一下,你自己是不是这样的一种怪人,其实答案很明了,我们都是精神罪恶的制造者和受害者。

    是的,我们都是。

        还记得前不久看过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一本从首至尾、从头到脚都让我体悟到寒噤与冷峻的小说,是一种莫可名状的延伸着孤独感的小说。陀老在这本赋予了病态心理的小说里,给我们画出了一位那个时代缔造出的沉默寡言、事与愿违整日里靠思想去解脱和扼杀影子里罪恶的人的形象-----拉斯科尔尼科夫。他本身就是无辜的受害者,一个受尽苦难、受尽嗤笑、受尽思想折磨的行尸走肉般的人,在罪恶的昭示面前他感味到了真正的罪恶,挥之不去的罪恶在他发达的头脑中演绎出了更多的罪恶,这罪恶是什么?就是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无论是索妮亚还是杜妮亚,无论是拉斯米津还是卢任,他们都有自己释放不出、郁闷而终的罪恶,只不过那罪恶是变化后的淡泊明志、祈祷忏悔、故作嬉笑和怙罪不恃,他们的小罪在拉斯科尔尼科夫的大罪面前显得多么苍白、多么无力。可罪恶毕竟是罪恶,你逃脱不了自己深埋内心的鞭策与省察。拉斯科尔尼科夫做到了用赎罪去升华和超度自己的灵魂,他把自己最稀松平常的忏悔放到了上帝的眼前,那个桃木的十字架拯救了他柔弱、敏感、苍脆的心并依附披枷带锁的惩处去浣洗空灵的思想中的纯洁、清湛和澄碧。

        相反这本作品中的其他人,却在自己设下的陷阱和圈套里挣扎着罪恶为他们带来的苦痛和悚惧。他们那些无形的小罪因为漫无目的的四处碰壁和动荡社会里的漠不关心而感觉到冷涩的无助。是什么造就了这苦难社会里普通人最露骨的阶级形象,是什么冥冥间束缚着这些小人物隐隐的罪恶感,就是对生活懈怠和对本来面目狰狞状态下的恐吓、倾压的这排解不出的纤细的病菌------罪恶。

中国有句话说得好,“小洞不补,大洞吃苦!”这也让我有意的怅怀起如今的这片热土——中国,这个仍然影射着上个世纪万般罪恶的活脱脱的社会。肯定的说,我不想用言词过多的去敲击和中伤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在一个充满希望,具有活力的国度里,眼前承载的都是无限的激情。难道还忍心要用刻毒、挖苦的嘲讽来旁敲侧引中国社会制度里面的不公吗?可是,这样的不公的确在莫名的吸食着我们呆然的脑髓,看似的小罪也在搅动着大罪过的聚首和暴发。如果在深奥的从拉斯科尔尼科夫身上解析一番的话,我们所发现的罪行还会很多、很多,在这应准确的指出,他的罪行里正是被那些可忽略、可放纵、可积存的小罪给恶狠的毒杀、戕害了。那么,布满我们身边的小罪在那里哪?

你也许会邂逅过这样的人,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可以无所不谈的中年妇女,肆意调侃着自己的用心,自己的能力并把这些才干付诸于领导人士之上的种种。抑或,一个子孙满堂的家庭中,儿孙们都在不用其极的觊觎和窥探着耄耋老者的积蓄与房产。有甚者便排挤同僚,挑拨是非,论长说短,夺权定派,自私自利,恶语相加,冷嘲热讽……。诸如这些个罪恶在拿捏的好的人眼中便是平步青云、合家欢乐的资本,而那些个被害苦了的人却只能是瞠目结舌的过活,施威和辩白只不过是让吃苦的人触及到更多的清泪和倥偬。而小罪恶依然勃发的生长在各处,他们依然有恃无恐的将恶果恣肆奇纵的携给人们。如此的罪恶无人问津的从人们心中酝酿着,犹如生活里不可或缺的元素,贮存在他们被改良了的性格中。

难道是道德沦丧、为人奸诈、品行恶劣之类的贬义指责能够表述的清吗?我想不是,都不是。他们的恶行俨然一支香烟,本知道它的厉害,但人们还是被嗜好牵引着不肯放手。毕竟人的潜意识制造出的罪恶是无形的、捉摸不透的。如果要用惩和罚来代之受过的话又要有多少“无辜”之人被扼杀!清者依然自清!我们把持住这句警言的同时,方能参悟罪与罚的真正含义所在。假设为那些缄默的小罪搜索佐证抑或加一个计划变更的期限,我看更应该做好对每一代人摒除万种恶念的说教和指正工作。哪怕底限是一百年,二百年……,抑或更为久远。对策本是有的,可同道中人却寥寥无几,倘若就是一知半解的见地又有何妨呢?可话说回来,我看对瓦朗吉的声讨只不过是社会那无关大雅的一面不觉痛痒的疮痍,在多的言谈也是在空乏的做着表面功夫,得不到的答案,理不清的头绪,一切的一切也是人类发展史中不断更迭的顽疾。恐怕那些小的罪恶真的是难于惩罚赎的清的!还是相信那句话的好:爱戴自己,总比由别人爱戴更好!

多么荒谬的清谈,其实根本都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庸俗之言。更用不着顾影自怜的去抨击这个社会中莫须有的黑暗而树起自己的纯洁和刚正不阿。但令吾辈懊恼的是保持着这样万劫不复的风习,又要需多少年和多少代人来澄清这混浊的泥潭呢?蓦然,我追忆起了《马太福音》第7章第5节所言:“你这假冒伪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我们,默默等待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