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 于 时 傅

浮花偌梦 细语斯愁

 
 
 

日志

 
 
关于我

好了,好了。其云未好。未好,未好。如是尚好。陋室空了,娇人去了,金银散了。好了?确是未好。到头一来须是痴中梦了,命却归了。了然未好,好焉未了。若是难好,好上加好。甚好!甚好!

网易考拉推荐

谈人品  

2008-11-14 16:03:58|  分类: 琐笔斋趣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抵说起来,自己对发生在眼前的某些事情,时常是带着满心留意和虚心学习的态度去伸展思考的。偏偏我的这些个想象又不愿同别人空虚来风、捕风捉影的去胡乱品头论足一番,用点滴违背自己意愿抑或欢悦自娱的说法往自己颜面涂金,而令听客颔首共勉的。尽管诸上的言辞也许会被他人错义的误解,更好像凿凿的给自我头上罩了一顶要开始受人奚落的重帽子。可我的这点言谈实则没有什么抬高自己的意味和心情,只是拿它作为下面讲话题的楔子或引言罢了。

记得《警世通言》中曾语:“画龙画虎难画皮,知人知面不知心。” 龙也好,虎也罢。谈起画卷来,我是没有过多的研究和品赏能力的,穿凿附会的指东打西我尚不能与那些不恭谦的愚人为伍的。论起文字来,有两个成语我到不得不提,‘叶公好龙’、‘虎不食儿’随则简易,却是对‘知人知面不知心’最好的例证,当然叶公的“好龙”只是用作把玩而已是昭然若揭的,恰反‘虎不食儿’的爱子之意又是别有人情味的了。这些个典故、词语都是古人从生活、从劳作、从日久生情中体悟和品尝出的哲理,沿袭到今日来还是有他生存的价值的。

亘古不变的载持着对某事某人未知情形的领悟与心得,同时也使任何人对褒贬的层面都有了自己的价值观。就如晋陶渊明独爱菊,周敦颐却另好莲花一样。赏花即若如此,观察一个人的品行也应有众多说法的,无论是试探评析还是凭空猜忌都尚且迂腐了,依我的想法界定三点也就足够了(多有臆造,此谓闲谈)。

一是观其装束,古人穿衣是很注重阶级地位的,朝廷中的黄帝、衙门里的官员都是按照主仆和官阶来区分定义衣着的;大豪宅里的富绅、小茅屋中的草民也是根据他们不同的衣质和样式来划定界限的;男、女之间更是受着隔离的两套各代表身份,朝代的衣服授受不亲的了。那时的法令里,如若有人穿衣涉嫌或着实了越俎的罪名,定是会不言情面的格杀勿论的。对比起来,现在人的穿衣、打扮算是五花八门、别具匠心的,漂亮的颜色在女人的眼中成了武装她们貌媸的资本,奢侈的布料成了臃肿男人眼中追求时尚的阶梯,只要在摩登的舞台能够让他们炫耀一时,也算死而无憾了。同样是死,但当今的人们却和古人选择了相反的进取观,惋惜的去请法令听命于地位了。除去那些心怀叵测的不谈,古人常谈生存之道,食粮方是赖以传宗接代的砝码,所以他们不敢也不想去思考,穿暖了的衣服上会再多出几道华丽的纹路来有什么功效。而现如今的男女却凭着奇装异服和浓妆艳抹来显示他们的“多情善感”“与时俱进”,行行走走、玩玩耍耍也不秉承把客观放在眼中的,此外我看也是徒劳无益的,包裹在他们体腔中的那颗心也必定是看不到颜色的了!

假如心存疑虑,需刨根问底、究根其源,我们定要缩小了范围在去看此事的。引蒙学读刊《三字经》言,“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孟母为了粗布麻衣的犬子在学业有成和身心健康上可说是煞费苦心,才培育出了中国史上的大儒亚圣孟子。如此典不允,便取当今之例,那些还稚气未脱的儿童,聚在幼儿园中,天真烂漫,想着简单的游戏,伴着快乐的笑容,断不会因为身上的衣物愁眉不展,他们不谙世事的心态铸就了人类史上最纯洁、最朴质的阶段。剖析开这般幼儿的童趣观和还懂得些真正美丽的人以外,就可定性为那些个穿着艳丽服饰的凡人了,想来也真可算是“烦人”了!

二是听其语,人类之所以可以互相言谈,才被推举到了高级动物的行列的。不能不说使人的沟通达到了一种高超的境界,透过对话的转换我们可以彼此领悟对方要传递的思维方式,也借此贴近了人类间更多的信任和关注。话是要讲的,可讲出来定应该是有分寸的。有的人讲话总是希望格外的高别人一头,讲起话来大言不惭、夸夸其谈,无中生有更是家常便饭了。法国作家莫泊桑在《项链》中描绘的玛蒂尔德,把这种痴人鞭挞的淋漓尽致,收场处做的极为圆滑,读完令人拍案叫绝,大呼过瘾(看来,中外都有这样爱慕虚荣的人)。也许趾高气扬、以次充好、无奸不商……好像蒙受了这种痴人的爱戴,讲出话来方便的介绍一下自己那些“发聩”的技能,就成了自己迈向“成功”的试金石了。俨然,看人家吃葡萄吃不上非说酸一样,这种人又哗众取宠的罗加了吃葡萄伤身体的罪名,透着的无知没有高明多少反又赔上了个受人耻笑的过失。可悲!可叹!说的设如比唱的还好听,唯一满足了自己那点臭美的脾性外,不仅加剧了自惭形秽的角色却疏远了周遭的圈子,才真是得不偿失的!

换言之,我到希望这类爱用谎话编制美好的人少做些掩耳盗铃的事情。照镜子的乌鸦,勿能只看映着自己的那块镜面污黑了,仍不知自己的羽毛是黑色的。总做点欺骗人的事情已得到为人所赞,我看是极端的,更是不可取的,受到的伤害只会加深。当欲罢不能的时候,自会知晓他的弊端和威力的。史学家吴晗先生的那篇文章《谈骨气》,对骨气的论析我是十分钦佩的。拿到这里来说,那些个喜装腔作势讲话的人便可以借鉴和学习一下,以诚笃、谦恭之风气打消逆其道而背离亲善之言语,又有何妨?正如此,不能就不说,不欢喜就不言语,免得辱没了父辈赐予你的称谓 ----- 人。

当然,时间的长短也是衡量人品不可获取因素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日子长了人的品性自然就裸露无疑了,他自己打开来被人瞧的潘多拉的盒子,到底有些什么也必定是真实的了!

煮酒论英雄。人品本是一壶烫酒,香醇和拙劣自会随着温度与年代突兀出味道的不同。我们只罢是看客,谈的多少也还是一幕幕剪不断、理不清的闹剧。但劝慰还是应该有的,抛开上文对人品论及的三点不说,我们总应还是要顾怜一下自己身上那张人皮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